規範(請務必閱讀)

1.當您確定要購買趣健行網站上的活動或是商品時,請先加入會員~進行「會員登入」或是「會員註冊」。
2.當您要報名活動時:
(1)請選擇您要報名的活動行程及梯次。
(2)選擇「線上報名」,進入趣健行線上報名流程。
(3)填寫完報名表、完成線上報名手續後,趣健行報名系統於活動成行時會Email告知您繳交訂金、尾款的時間及金額,請依據指示完成相關手續。
(4)請務必填寫正確的Email帳號。
3.當您要購買商品時:
(1)請選擇您要購買的商品。
(2)請選擇您要購買的商品型號與數量,並按加入購物車
(3)選擇右上角購物車,進入線上結帳作業
4.若您有任何趣健行相關之問題,歡迎您填寫「聯絡我們」表單,如有立即回覆之需求,請來電客服中心諮詢專線:02-2503-771 (客服中心服務時間:09:30 AM~19:00 PM),我們將有專人為您說明,謝謝!
走過死蔭的幽谷、品嚐生命的美好!張文昌與EBC的邂逅 

對一個罹癌的人來說,走過死蔭的幽谷後,面對生命的無常與不確定性,需要的不只是醫學的解藥,還有人生的解答!近40歲罹癌的張文昌,歷經第五年的治療與觀察,在身體狀況逐漸穩定後,決定給自己一個考驗—完成EBC的夢想。即使生活已回到常軌,登頂的激動仍恍如昨日,「還是不相信我能做到,即使我沒生病也可能無法完成的夢想!」不過,「也因為成功登頂,讓我有更多勇氣與信心,面對未知的人生與挑戰」,張文昌感恩的說,「現在只要自己想做的事,就設定目標、直接做了,只因為,不想再讓自己後悔」,雖然設定的目標可能很遙遠,「但每天只要前進一點點,一定可以抵達終點。」

平日有空就喜歡往山裡跑的張文昌,中級山、百岳都常看到他的身影,不知不覺也累積了約30座百岳記錄,但「計畫趕不上變化」,罹患腎臟癌後,人生就像突然畫上驚嘆號,所有的生涯規劃與先後順序,都得重新調整,還記得當時最大的功課就是,「努力治療、積極抗癌,讓自己活下去!」

如今療程已邁入第五年,張文昌似乎找到了與疾病和平共處的模式,「以一個癌友來說,若五年癌細胞都沒有轉移與復發,就算控制得相當好了」,因此,今年的他,決定給自己一個禮物,同時也是對身體狀況的考驗—完成一直以來想攀登的EBC。

由於這是張文昌第一次出國爬山,為了怕身體不能負荷,捨棄需冰攀、走雪地的行程,仍以健行為主,但也希望能多閱覽國外美景與風土民情,因此選擇了聖母峰基地營,而本身在電腦業工作的他,更發揮「肉搜」專長,仔細比較許多山友的部落格、網誌,在安全、專業為最高原則下,與趣健行締結下緣份。

為了「走過、經過、不要錯過」,張文昌事前可是做足了功課,除飽覽許多網誌、遊記,還用google map將行程中6000公尺以上的高山標注下來,行進間只要看到一座、就馬上「畫蝦」,例如海拔6685M的Kangtega、6858M的Ama Dablam、6367M的Tobuche Peak、5140M的Gorak Shep、8501M的Lhotse、6189M的Island Peak,如數家珍的模樣,不但讓8名隊友嘆為觀止,趣健行領隊也調侃說,「自己的飯碗都快被搶走了啦!」

不僅「紙上談兵」而已,以前百岳對張文昌來說,可以說是「小菜一碟」,但罹癌後的治療與復健,對身體的能量與元氣都是相當大的耗損,為了順利完走、且不拖累團隊,張文昌有空就進行郊山訓練,還意外的完成一直想爬的國內百岳—奇萊主北。

回想起這次EBC的經歷,他原本只是想「走幾天算幾天、盡力就好」,為了適應每天逐漸上升的海拔高度,張文昌小心地觀察自己的身體狀況,希望不要有任何高山反應。提到觀察,現在登山也是要講求科學化的,每天最有趣的事,就是趣健行每天早晚固定幫隊員量血氧了,若隨著海拔上升、人體血液中的含氧量降到危險數值,那就代表狀況不佳、甚至可能要下撤。

張文昌說,自Lukla開始,領隊早晚都要幫隊員量血氧,紀錄每個人的身體狀況,「每次量測時都好像在考試」,好多人都很緊張,本來張文昌以為自己後面幾天會拉肚子或有高山反應,但到5000M以上的Gorak Shep,血氧意外都還有80出頭,「成績還比自己預期的都好」,也讓他鬆了一口氣。

張文昌也充滿感恩的說,「雖然全程我都走得很慢,但Sheila與隊友,都還願意配合跟我慢慢走,想不到我竟然全都走完了。」且一路上不但行進中都沒有下雨、飄雪,原本加德滿都飛到Lukla的飛機已經停兩天了,「但我們一去就馬上飛」,此外,全程能看到聖母峰的地點,「這次都看得到」,運氣實在很好。

現在想起全部隊員都抵達EBC時,張文昌仍難掩激動,「想不到一個罹癌者,也可以靠著自己慢慢的走,完成長久以來的夢想」,讓他久久不能自己,恨不得立馬跟家人分享喜悅,而看到每個成員都完成了EBC且平安下山,「才是最重要的」。雖然當晚因咳嗽,加上隔天清晨氣溫太低,因此打消登上5545M的Kala Pattar峰,但只要完成EBC,「就心滿意足了」。

即使回家時身體很累,但心情與意志卻是飽滿的,整個旅程的餘韻也持續發酵,張文昌說,登山雖然要彼此相互照顧,但大部份時間仍是與自己對話,每天六、七小時以上的行走時間與路程,一步一步、就像人生,雖然緩慢、但卻真實。「用自己的雙腳經過一山又一山,就像生活中想要達成的目標,一天進步一點點,一定可以抵達終點」。

張文昌也決定,一定要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跟病友分享,希望能給病友帶來更多鼓勵,他堅定地說,「現在我只要做得到的、想做的,我就直接去試試看了,行動了再說,即使是在生病絕望時,每天都強迫自己往前進一點,雖然速度很慢,但一定可以自己的速度,抵達終點!」
問他說下一個海外健行目標是哪裡?張文昌笑說「玩回來後,就要先乖乖努力工作,暫時沒想到下一座」,不過張文昌頓了一下、緩緩地說,在報名前,無論提出什麼問題,趣健行領隊都積極、耐心的解答,行程中也不會放任何一個團員落單,有什麼行李、身體狀況都會協助處理,例如在加德滿都飛盧卡拉時,由於當時航班相當混亂,有兩人行李來不及運上飛機,但後來就隨著第二班飛機載運到了,也讓團員充分感受到專業、熱誠與信任。未來若真的有計劃,他仍會選擇趣健行的富士山行程,因為「跟著一個值得信任與專業的團隊,絕對可以讓旅程更加放心、且無後顧之憂」。
2016/05/04 by雲淡風輕
相關活動:尼泊爾EBC聖母峰基地營健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