規範(請務必閱讀)

1.當您確定要購買趣健行網站上的活動或是商品時,請先加入會員~進行「會員登入」或是「會員註冊」。
2.當您要報名活動時:
(1)請選擇您要報名的活動行程及梯次。
(2)選擇「線上報名」,進入趣健行線上報名流程。
(3)填寫完報名表、完成線上報名手續後,趣健行報名系統於活動成行時會Email告知您繳交訂金、尾款的時間及金額,請依據指示完成相關手續。
(4)請務必填寫正確的Email帳號。
3.當您要購買商品時:
(1)請選擇您要購買的商品。
(2)請選擇您要購買的商品型號與數量,並按加入購物車
(3)選擇右上角購物車,進入線上結帳作業
4.若您有任何趣健行相關之問題,歡迎您填寫「聯絡我們」表單,如有立即回覆之需求,請來電客服中心諮詢專線:02-2503-771 (客服中心服務時間:09:30 AM~19:00 PM),我們將有專人為您說明,謝謝!
非洲之巔~吉力馬札羅machame路線:體驗海拔震盪的快感 
 
楔子----
登頂前一天下午,我們前進到4550M的Barafu營地作準備,小睡片刻後,即將在半夜起登,預估7點抵達Stella Point(5756M),9點前抵達Uhuru Peak(5895M),之後再一路陡下到3100M的營地,總共要走15-17小時,一天海拔震盪達4100M...
Day 1:從桃機--曼谷--奈洛比--吉力馬札羅機場,總共歷經了近20個小時,終於抵達了坦尚尼亞,再過幾天,即將要攀爬的非洲最高峰--吉力馬札羅山。
除了爬山外,肯亞對我來說,還有另一層特殊的意義,他是世界馬拉松精英跑者與紀錄保持人的誕生地,孕育了無數''造嘎哪飛''的世界級跑者,2011年,前100名馬拉松選手中,六成來自肯亞。
《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》作者芬恩就曾讚嘆,肯亞是因為擁有文化與制度、而非基因,造就了現在的佳績;如今,有機會帶著朝聖的心情踏上奈洛比,心情雀躍自然不在話下,腳步也不由得輕盈起來。
不過呢,在爬山前,竟然發生了一件''杯具'',就是,跟著我走過國內外山頭的Osprey 46升登山包,右肩背帶、左腰帶的扣繩,都因為脆化,就這樣、硬生生的斷了了了了~老張開玩笑說:齁~妳是不是都偷練偷爬山!幸好Tina提供了捲線圈供救急,讓小桃紅這次還是成功地陪我走上吉力馬札羅!(放心,無論如何,我一定會把妳帶回家作紀念)

Day 2:第二天入住模西鎮的住宿點,進行最後的裝備確認,牆外塵土飛揚、人聲鼎沸、房子都是磚瓦構築居多,動輒就是雞隻牛羊在路邊任意趴趴走;牆內則是泳池波光潾潾、樹蔭扶疏、靜謐悠閒,一堵高牆、兩個世界。
在海拔1600M的坦尚尼亞高原處,其實不如想像中悶熱,不到30度的氣溫加上涼風,相當愜意,只是,當地的特產:塵土,無時無刻都隨風伴你左右,真的是無孔不入,也讓這幾天每個隊員隨時都是''灰頭土臉''。
好在當天的食物,包括咖哩、涼拌高麗菜、牛肉漢堡、烤洋芋、烤雞肉、甜點等⋯讓大家吃的超滿足!畢竟接下來幾天上山的體力,就靠今天補滿啦

Day 3:模西鎮是攀登吉力馬札羅山的門戶,今天將從1800M的Machame Gate走到2980M的Machame營地。由於吉力馬札羅位在國家公園內,入山、爬山與人力都有管制,跟尼泊爾用犛牛載運行李不同的是,這裡完全是以人力來背負登山客的行李,規定一個登山客就要搭配3個協作,而ㄧ個協作最多背負25公斤裝備,除了保障就業機會,也較不會造成職業傷害。在行進過程中,不時就有頭頂裝備的協作們從旁經過,每個人背負的雞絲頭,除了帳篷、桌椅、餐具、瓦斯桶外,各式各樣的食材吊掛在外,例如雞蛋、土司、蔬菜等,讓我不禁連想到我們好像前面掛著誘餌的小白兔,讓登山客有更大的動力前進。

Day4:今天要從2980M的Machame 營地至3840M的希拉營地(Shira camp),行程約9km,上升860M,ㄧ路上已逐漸出現高海拔區的植物--冰淇淋樹(senecio Kilimanjaro),筆直的樹幹直接著就是甜筒的分叉,遠看也好像一隻隻鴕鳥頭,煞是有趣;由於他們需要在富含水源之處生帳,因此有冰淇淋樹的地方,就是水源的指標~

Day5:今天為了吃一頓豐盛的午餐,要從3840M的Shira營地,先爬升到4630M的Lava tower,然後拍拍肚子後,立馬再回到3950M的Barranco營地紮營,所以,今天爬升的高度都要還的!(假的!其實是腳的業障重啦,翻桌!)
其實在爬高海拔大山時,為了降低人體的高山反應,也讓身體有時間逐步調適,最常見的方式除了緩緩提升高度外,就是''走高住低'',讓身體在較短時間內可自行適應,降低下撤與高山反應的風險!
放眼望去,地表只有低矮的植被與小草叢,今天一整天都要與吉力馬札羅為伍,完全就是以''敗倒在她的石榴裙下''之姿進行腰繞,而''橫看成嶺側成峰''這句話果真不假,從側面欣賞吉力馬札羅山的英姿,同行的大哥說,反倒像睡眠中的埃及豔后,豐富的想像力也帶來不同的驚喜!
而在爬山過程中,若能吃的飽、睡得好,自然就會有體力持續登頂,即使身體可能略為不適、或當天感覺很''虛累累'',還是要勉強自己補充能量以繼續隔天的行程。山上的食物相當豐盛,包括通心麵佐牛肉、馬鈴薯蔬菜濃湯、雞肉捲餅、咖哩雞肉飯、炸豌豆馬鈴薯餃、酪梨、西瓜(不要懷疑)都曾出現在餐桌上,除了補充蛋白質、澱粉與蔬菜量外,順口的鹹爆米花下午茶,總是讓我ㄧ口接一口;特別的是,山下很少喝美露,山上四罐在三天就見底,我們還問廚師有沒有補給~是有沒有這麼誇張沒辦法,山上真的就是什麼都好吃呀~

Day 6:登頂前一天下午,我們向前推進到4550M的Barafu營地作準備,小睡片刻後,即將在半夜起登,預估7點抵達Stella Point(5756M),9點前抵達Uhuru Peak(5895M),之後再一路陡下到3100M的營地,總共要走15-17小時,一天海拔震盪達4100M,聽了就累了啊啊啊。
半夜12點時、戶外氣溫降到零度以下,每個人幾乎都著上最厚的保暖衣物,跟隨Guide ''Photo''腳步,緩慢的往目標邁進。由於夜色深沉、看不到前方的路徑,能辨識的,除了前一個隊友的腳步,就只有一顆顆如繁星的頭燈,隨著山徑彎延直上、延伸到無邊際的星空,與滿天星斗交織輝映。
或許是前一晚只睡3小時,或許是海拔上升到5000公尺後,冷冽的空氣伴隨著含氧量極速下降,這次除了數度感受到心臟跳動的感覺外,在海拔超過5600M後,更首度體驗到大腦缺氧想睡(頭暈)的fu(原來電影中攀登聖母峰在山上自然''睡著''而往生的情節是真的,未成年或腦部尚未發育完全的孩子,真的別冒險捏),更要專注進入ㄧ種龜派氣功的''調息''狀態,才能讓進氣量充分運用。
在攀登的過程中,海拔越高、僅可能把握每次休息時間補給能量與水份,雖然腦海中數次浮現''還要多久才到''的念頭,也曾出現''為什麼要來這裡自虐''的想法⋯⋯但,意志力,始終是支撐我繼續走下去的動力,再怎麼累,我都不想放棄,要自己背著大包登頂!
而歷經了南半球的璀璨星空、到破曉黎明前的寒冷,清晨六點看到曙光乍現的驚豔,還有一整片壯闊恢宏的冰瀑美景,無私地展現在我們面前後---
終於,我們在八點半抵達了非洲之巔--吉力馬札羅山的Uhuru Peak,當陽光照耀在閃亮亮的山巔,猶如一顆發亮的寶石,似乎也映照出我激動心情下,試圖掩蓋著眼角盈眶的熱淚。看著每位隊友都成功登頂,露出笑容,我真心覺得大家都好棒好強大!

許多人曾問:為什麼要爬山?或許吉力馬札羅,已是世界七頂峰中最容易親近的,但會選擇難度第二高的威士忌路線(Machame route),除了想親近他五條路線中,最多元與壯闊的景觀外,也想體驗國外帳篷縱走路線的感受。
而每次在最最原始的大自然中,我總能、總能感受到她豐沛與無私的能量,進而面對最真實的自己;在拋開社會的標籤、返回人與人之間最單純的互動,期許自己有更多不同的想法與眼界,用開放的心、感受更寬廣的世界。
感謝我的身體,願意讓我承載著意志,到各地實現我的夢想;當然,更謝謝我最知心的靈魂伴侶,願意一路與我攜手,朝著共同的目標、一步步穩穩地前進,或許速度不快,但我相信,就跟登頂一樣,只要方向對了、就會抵達終點。

 
by黃馨儀 攝影:黃馨儀、張岑瑋